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魔王推理论坛-推理大赛|原创谜题|推理小说|侦探|推理|推理游戏|

查看: 1355|回复: 17
收起左侧

好吧,新手,随便写写,请各位不吝赐教

[复制链接]

1

主题

13

帖子

230

积分

魔推见习探员

发表于 2015-2-11 07: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有什么城市是罪恶的,关键是这个城市是否有一颗正直的心。光暗的交替中,罪恶的子弹往往在最黑暗的时间迸发而出,因为下一秒的黎明注定会将黑暗毁灭。
“叔叔,发生了什么啊,一定要现在去么。”李志眼巴巴的看着这位刑警叔叔。
“突发事件啊,必须得去,叔叔没办法陪你了,你自己一个人打游戏吧。”李警官也十分的无奈。今天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来完成给小志许下的诺言——帮他过一晚的生日,可刚刚吹完蜡烛,总局就打来了电话,催他上马。
“不要!”说完,李志的眼睛就有点发红了。才两岁的时候,父母就把他扔在了叔叔家,两人不知所踪。叔叔刑警的工作决定了他根本没有谈情说爱的时间,更别说有时间照看他了,长这么大,也基本是姑姑和保姆轮番照顾她。这也算是李警官一人吧李志拉扯大。在李志的心中,最美好的日子就是叔叔闲在家里陪他一起玩耍,一起猜谜的时光了。好不容易才说服叔叔陪自己这么一晚,李志能答应么。虽然他是个大学生了,但在叔叔面前依然是个小孩啊。
“唉,孩子……”李应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叹了口气,把孩子搂入怀中。过会儿,他酝酿好了,说道:“要不,我一会儿带你去现场……”
话还没说完,怀中的孩子猛地抖动了一下,仰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哪里还有泪珠,分明全是兴奋和难以置信,“真哒?”
“只要你好好的,别乱打扰大人办……”
“欧耶,叔叔万岁,万岁……”
“起开,你这孩子,多大了,还在这儿亲我这副老脸……”
李志俏皮的眨了下眼,“可在叔叔这儿还是孩子啊,您刚才自己都说了~
李警官瞥了他一眼,笑骂道:“走吧!”
一路上,李志是十分的激动。3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刚刚大一,叔叔这是第一次答应他去现场,自然很紧张,肌肉从头顶抖到小腿,浑身不自在,两眼放光。可李警官就没这么兴奋了,一路上他都没有和李志说过一句话,烟一根接着一根。通过刚才与现场一位同事的联系,事情的经过已经搞了大致了解。大约910分的时候,立夏公寓11楼的住户听到了一声巨响,由于住户是一个退休的老警察,判断出了这是枪声。老警察立刻跑到楼顶,向下确认状况,可天已经黑了什么也没发现。稳妥起见,他还是报了警。果然在9楼位于11楼老先生正下面的住所的阳台上发现了死者。死者头部中弹当场身亡,预计死亡时间是在9点钟左右,基本可以确定是当时的射击杀死了死者。
听到这儿,李警官不以为意,说道:“老邢,估计又是黑道仇杀,远程狙击了吧,去附近的楼上找找有这样的狙击点不就好了么,干嘛要叫我来!”
可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却让他陷入了沉思,“老李,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杀死死者的子弹是典型的手枪子弹,而弹壳,在楼下被找到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场没有什么破门而入的痕迹,公寓的入口也没有可疑人员进出,就只好让总局叫你了啊。你那脾气我还不知道,我叫你,肯定不来!”
“去一边吧,我好不容易放个假你都不让我安生!”说完,李警官挂了电话。
李警官通话的时候外放了声音,自然小志也听到了这一切。就这样,两人一路无话,冲往现场。“哎呦!”李志叫道。原来他叔叔一个急刹车让没注意的小志撞到了头。
“开慢点啊!”他不满的喊道。
“到了。”一旦开始办案,李应潮便如同换了个人,不再和李志嬉闹。
案发现场。
“老李,你可来了!快想死我了。”邢警官见到李警官就要上去抱。
李警官撇撇嘴,巧妙地躲开那恶心不死人的怀抱,“胖子,现在才10点半,咱们通话不过20分钟前的事情,别扯这一套。小志,这是谁知道吧。”
“嗯,知道,”李志乖巧的回答:“胖叔好!”
“呦,还是咱家小志懂事,你看你这个做叔叔的,就不会起点带头作用。”
“行了,去阳台吧!”说罢,邢警官也不闹,带着大小二李去了现场。
虽说李志第一次见到死人,但却出奇的没有一点慌张,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不停打量着四周,仿佛一切细节都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一旁的李应潮在看了尸体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撇头一看,李志放光的两眼让李警官内心一动。
“来,说两句,小志。”
李志看着叔叔鼓励的眼神,更加兴奋了,“那我说了啊。”
“我们现在位于九楼,而这个阳台面朝南。死者应该是朝向东侧是被射杀而死,所以仰面倒地,头朝西侧。而且死者面容极度扭曲,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令他恐惧的东西,他还穿着睡衣、睡裤,像是临时起意来到了阳台。”
“很好,”李警官赞叹道,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想我能解释为什么他会来到阳台上。死者的床离阳台有一段距离,被子是掀开的,而且有不少褶皱。同时床上随便扔着一部手机,想必,他是接了电话后来到阳台的。”
“嗯,”跟在一旁的胖警官附和道,“这一点我也注意了,10分钟前数据已经完成了拷贝,案发前最晚打来电话的是住在正下方8楼的住户,是一个摩天楼玻璃养护工。不过,小志,你的观察能力不错啊。”
又是正下方?李警官奇怪的想到,不过他没有注意太多,便继续勘察现场;而李志则在一旁对着胖警官傻笑。
“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个老警察吧!胖子。”李警官说。胖警官点点头,带着他上楼了。从九楼到十一楼不过两层楼,走上去也不过花了1分多钟的样子。李应潮轻轻敲了敲门,朗声道:“前辈,打扰了,我是负责这件案子的刑警,能再问您几个问题么?”
门吱呀一声,慢慢开了。门缝中露出的是一副苍老的面孔,可褶皱的皮肤却遮掩不了炯炯的双眼,鼻子略略内钩,嘴角微微向下。纵是这样经历了20年风霜的老警察也被岁月压弯了腰。
“当时的一声响就像是从楼下传进来的,但明显是在墙外。听出是枪响我就着急了,在城市中是不会有枪声出现的。所以我赶快跑上屋顶,要确认是哪里的人,说不定还能看到射击的人……”
“前辈等一下,”李警官打断了老警察,“您为什么不直接从阳台看下去呢,非要跑到楼顶呢?”
“这个……”胖警官刚想插话,李志就接上了话头:“叔叔,这栋楼由于开发商的设计,11楼及以上的阳台全部在楼房的北侧,南侧的这一面被开发商打上了一个logo。这一点我在来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
老警察一脸惊异的看着李志,然后点点头,对着李警官说:“看你的观察力还比不上一个孩子。”李应潮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
“当时我本想乘电梯到楼顶,然而,电梯不知为什么一直停在8楼。等不及了,我便绕到楼梯奔上楼顶。可惜,这时已经晚了,没人影了,只是又听到一声响,和一片什么碎了的声音。当我伸出头后,就只能看到10楼的阳台。所以我并未看到9楼阳台的尸体。但稳妥起见,我还是报了警。等找到尸体,已经是940的事情了。之后的事情我就没再掺和了。”
“再次感谢您老人家,”李应潮弯了下腰,“也为刚才的失礼抱歉了。”说完,三人便离去下楼了。
“老邢,你感觉这老警察如何?”
“挺好的一个老头,警局里的记录显示他还获取过二等功,不太可能犯案。”
“那这楼层的住户都是些什么人?”
1213层的房子还是空着的,因为毕竟采光不好,11楼还没有售完。而恰好10楼的正对命案现场的房间这两天正等待出租,虽然有全套家具,可这一个星期都没来人了。而经我们调查,9楼的住户和西、东隔壁,还有楼下的环卫工都有一些矛盾。东隔壁甚至还牵扯到一些经济利益。”
“嗯,这么看的话,东隔壁最有嫌疑咯?”李应潮分析道,还拿手比划成枪,朝着远处射了一枪,“在阳台上射击后有足够的时间跑回去。”
“可东隔壁没有给他打电话啊!”邢警官问道。
“笨,就一定要打电话么,这么近,在阳台叫他就行了呗,走,先去楼下问问那个保养工人打了什么电话,最后一起去隔壁确认不就好了么。”
“可是……”邢警官一脸窘态,追着跑下楼去的李应潮去了。李志若有所思,也跟着下楼了。
“刘先生,你能告诉我你在9点前后都干了什么吗?”李应潮环顾四周,最吸引人的是那款30寸的电视。
“我洗了个澡,给楼上的死者打了个电话。”面前这个低矮却健壮的中年人低沉的说道。
李应潮回头和邢警官对视了一眼,接着问道,“那么,方便和我们警方说一下谈话的内容吗?”
“也没什么,就是和他说明天还钱的事情。”
“还钱?你也欠他钱了?”
“也?这么说也对,楼上的三户我们长凑一起打麻将,欠他钱也是很正常的。特别是东边那户,快闹翻了。我还要自学无线遥控,这也是要花钱的,所以我拖了几天。当时我在洗澡,没听到什么声音,至少打电话的时候没有。”
“那就多谢您的配合!”这倒是邢警官说的。然后他叫上在阳台的四处观望的李志,拉着李应潮就走了。
“唉,胖子,我说的对吧!”
“对对对,服了你了。”
李志看了一眼两人,没有吭声;他两手抱腹,低沉的思考起来。刚才趁着几人谈话,他去保养工人的阳台上看了看,阳台十分正常,唯一不对的是,东面的栏杆上有两道新的平行的划痕,像是被什么磨出来的。没一会儿,李志便被两人惊醒了。
“胖子,走吧,可以确定今晚西隔壁没有杀人了,因为他们九点半才回来。”
“怎么确认的?”李志插嘴道。
李应潮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刚才跑神了?来了一个调查员,已经调查完所有的闭路摄像机了,没有拿着大包,或是带着伪装的人,而西隔壁的人也通过摄像头确定了回来的时间,所以不太可能是他们作案。”
“哦,”李志心不在焉的答道,“我下楼转转去。”
“去吧,不要压力太大。”
李志走到7楼,敲了敲清洁工下面那间房屋的门。一个年轻的女人开了门,见了李志,顿时眉笑颜开,说,“小弟弟,有什么事情啊?”
李志一脸恶寒,但还是很快装出萌萌的样子,“大姐姐,能让我去你的阳台看看嘛?”
“诶,孩子,”听到李志喊她姐姐,她愈加高兴了,“你也知道我养的花啊,来来,快进来,我养的花可是很美的哦!”
花?李志心里想着,跟随这个“姐姐”进了屋。
刚到阳台,开了灯,女人大失神色,“我的郁金香!”
李志朝那儿看去,只见阳台东侧摆放的花盆架的上方的花盆全部被打落在阳台上,阳台一片狼藉。李志两眼一亮,也不再管这个“姐姐”,扭头奔上楼。
正好在上9楼的时候,遇上了被检察员汇报耽误了的两位警官。
“小志,没事儿啦?刚好,一起去问问那东隔壁的住户吧!”
“嗯,没事儿了。”
李应潮敲了敲门,只见门打开了一个缝,还连上了防盗链。里面露出的是一副憔悴面容,两眼深陷。邢警官皱了皱眉,有点令自己难受,不耐烦道,“快开门,警方想问你些事情!”
“人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
“先开门,慢慢说。”李应潮打了一下胖警官,轻声对男人说道。
男人再三犹豫下,门开了,他们进了客厅。
“我欠他钱,所以的确恨他,虽然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总不能两天这债就翻了一倍吧,所以我才恨他的,但我绝对不敢杀他,不敢啊……”男人的手抖着,眼珠子不停的看来看去。
“能让我们去阳台看看么。”
听到这句话,男子大惊失色,咽了口唾沫,给了肯定的答复。
李应潮和邢警官看到这儿,互相点了点头。当两位警官想推开落地窗时,发现很难推开,推开后,阳台上很干净。李警官回头看向男人,男人小心翼翼的离阳台门口还有两步,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我不认为他是凶手!”这时,一旁的李志说话了。
“为什么?”李应潮一脸讶异的看着他。
“一,他有恐高症。他家的阳台之所以难以打开,是因为轨道生锈的缘故。
“二,阳台因为他不敢去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除了你们二位的脚印就没其他人的了。所以我想应该不是他杀的人。”李志肯定道。
“原来如此,那么,这位先生,你在九点前后注意到什么奇怪的事么?”
“外面,外面响了一声,然后没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我的电视在那时候就突然打开了!”
胖警官看了看那个30寸的电视,瞥了男人一眼:“别是你不小心碰到了那个遥控器。”
“我,我……”
“老邢,不要说了,我们走吧!”
“哦。”
走出门,两个警官陷入了深思,到底凶手怎么杀了死者的呢?凶手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而此时李志跑上了顶楼,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趴着栏杆朝下望去,10层的阳台完全遮挡住了楼下的阳台。旁边的锈迹斑斑的栏杆上,还有新的划痕和铁锈剥落的碎片——这里分别放过什么东西,而且还固定在了栏杆上。
李志嘴角浮现了笑容,纵然现在已经深夜12点,但星空却照亮了一切。他信步走到9楼,对着两警官说:“我终于知道答案了,黑暗已经逝去了!”
“你小子嘚瑟什么呢!”李应潮手猛地一拍李志的头,让他拿仰角45度的发型一下子乱了。
李志难过了,“叔叔,你干嘛呢,我已经知道是谁犯的案了,你快去把楼下的保养工叫来,我推理给你们听!”
“你这孩子,还非得这么任性不直接说,”说完又拍了下头,“去9楼等着吧。”
“怎么了警察,你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保养工明显变得十分不耐烦。
“不要急,叔叔,听我说完推理您在抗议也不急。”李志看看他,说道。
瞥了李志一眼,哼了一声,不再发作。
“死者聚众赌博,设陷阱使楼中许多住户都欠下了些许赌债。他又利用暴力强行加于高额利息,甚至到了一天就翻倍的地步,固然会引起民愤。”
说到这儿,保养工的脸色变好了些,索性就坐下听了。
“从今天阳台的现场看来,死者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令他惊恐的事情,很可能就是看到了凶手拿着枪指住了他。四周看来,只有在同一水平面的两个阳台才可以达到让死者看见而且准确射杀的地步。而显然,死者生前应该是面朝东方,那么只有东隔壁的住户有最大嫌疑。而且东隔壁的住户欠下了一大笔钱,这一切将凶手的身份给了东隔壁的住户。
“然而,如果凶手会飞呢?”
李应潮一皱眉,“什么意思,不要太出格了,李志。”他直喊其名,显然有点怒了。
“我并不是说凶手真的会飞。”李志笑道,“刚才我去了趟楼顶,就在死者阳台与东隔壁阳台之间位置的栏杆上,我找到了许多痕迹。如果有人趁机在楼顶固定仪器,从上面吊下绳子,岂不是其他人也可以犯案了?难道不是么,刘叔叔?”
“你什么意思,小伙子,你是怀疑我咯?”保养工明显有些激动,想冲起来的身体也被邢警官强行按下。
“李志,那你说,他要在回到楼顶,不是一定会与老警察碰面么?”李应潮皱眉问道。
“如果他没有回楼顶呢?作为高楼清洁的熟练工人,直接从9楼下8楼从阳台回去,不就可以很快就回去了?证据就在于楼顶的固定装置收回时绳子回收过慢,装置荡到了7楼的阳台,砸碎了7楼住户的花盆;而拖行回去时,便在自己阳台的栏杆上留下了两道划痕。
“如果要证明这点的话,只需在他的屋子里搜出他藏起的那一套装置,验证上面沾有的少许花粉就行了。”
“晚上花朵都是闭合的,哪里有花粉可以沾呢?”李应潮眼神中流露着满意。
“楼下他的装置撞上的花可是郁金香,而郁金香是少有的晚上开花的植物啊!”
“那装置固定了怎么打开呢?难道他有共犯?”
“他自己都招供了,但他唯一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家的电视型号和东隔壁的刚好一样,所以,那时,东隔壁的电视才会打开的!”
一旁的凶手越听越不住的颤抖。终于,他似乎想通了什么,也不再颤抖了,“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呢……”
“你不会知道的,就是两户人家都有一个牌子的30寸的电视的时候。”
“那个可恶的人,说我不还他的钱就翻倍,还威胁找人打我。可恶,我哪有钱还那么高的利息!”
“如果你没有去赌博呢?”
“……”
“你这小子,挺厉害的。”邢警官夸赞着,“老李也老了,以后你就是他的接班人了!”
“滚,”李应潮踢了胖警官一脚,“小李子,看来每天晚上的推理游戏对你影响很大啊。”
“老李,要不给总局申请一下给小志颁发个奖章吧。”
“就这吧,他不能这么高调!”
“也是,好吧!”
一旁的李志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就这么决定了他的事情,大叫到:“哎,你们有问过我的意见么!哎,等等我,走这么快干什么,哎,慢点、慢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7

帖子

310

积分

魔推见习探员

[标准]*好友勋章

QQ
发表于 2015-2-11 10: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 是长题哦{:3_428:}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4016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限量]*猴年专属勋章[限量]*羊年专属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标准]*在线时长lv1勋章[标准]*钱多多勋章[限量]*中秋节勋章[限量]*转发勋章

QQ
发表于 2015-2-11 11: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哦,好!点赞
人生若只如初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367

帖子

1万

积分

魔推A级探员

天下第一

[标准]*好友勋章

发表于 2015-2-11 12: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嘛,可惜我要答魔王,没时间看了,答完在看吧。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天法地,地法道,道法自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2867

帖子

3万

积分

魔推S级探员

蒲公英

[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标准]*在线时长lv1勋章[限量]*爆照达人[标准]*钱多多勋章[限量]*中秋节勋章[限量]*转发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发表于 2015-2-11 19: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5_314:}有题目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3

帖子

230

积分

魔推见习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5-2-12 21: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5_333:}啦啦啦        
            ————预告:罪案的发生居然牵扯到了基因?到底如何呢?敬请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7

主题

1536

帖子

1万

积分

魔推A级探员

[标准]*国庆勋章[限量]*猴年专属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好友勋章[限量]*转发勋章

发表于 2015-2-13 15: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呢。。。。加油
小黑就是小黑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3

帖子

230

积分

魔推见习探员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21: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基因缺陷
“叔叔,你收到了一份奇怪的请帖啊!”
“我正刷碗呢,腾不开手,帮我念一下……”
“那我拆开了啊……亲爱的应潮~”李志用嗲嗲地声音肉麻的念着,“我们的‘厨神’同学这次要在船上开一次品鉴聚会,只限熟人哦!当然,和往常一样,这次会有一个小小的题目,只有回答出来的人才可以参加,记好啦!22日下午1点,清修码头,不见不散呦~你的同桌,兰……”
“你这臭小子,老实一会儿能浑身长毛么——好了,碗洗好了——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我的那个同学庄鑫做的饭的确是一流。而且,那孩子比你还挑剔,每次公众出手,都要先在朋友圈混一混;去她的饭局还一定要有个条件,得通过他的小测试才行。”李应潮一脸自豪,“不过我每次都是通过了哦,之后每每都是一饱口福。”说罢,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切,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邀请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跟你去吧!”话音刚落,李志就挨了一个脑瓜崩,“好痛啊,我错了还不行……”

22日下午

“叔叔,刚才我们吃的饺子真的很不错诶!”
“你懂什么,那一家店的饺子是纯手工制作的,从擀皮、调馅儿到包饺子,都是由后厨的7个厨娘亲自做的。面吃起来不像机器做出的那样没有弹性,看起来每个饺子却都长得相似,不是机器却胜似机器。这饺子的肚子鼓得足足的;还有,内里的汤汁也是特别加工,而非平常只是添水。所以说,自然而然让你有‘非一般’的感受。”
“你知道的不少么~”
“哈哈,其实我的高中同学是这儿的老板。今天晚上你应该期待庄鑫做的菜,你就难以再去品尝其他的菜色了!”
“有那么夸张么~”
“嘿,应潮!”
“呦,这不是若兰么!来这么早~”
“当然得这么早了,”若兰半撒娇半埋怨道,“这次的公关工作师姐全权交给我了,从请帖到测试,都是我一个人干,快烦死了……”
“辛苦了,辛苦了,我要能通过测试的话,就帮帮你吧,如何?”
“帮忙倒不用了,”若兰抬头看了李应潮一眼,低头说,“别添乱就是好的了。”
“你……”
“好了,”若兰打断道,“跟我进测试的房间吧,这位是?”
李应潮不满的撇了撇嘴,“这是我的侄子,也想去可以么?”
“没问题。”

这是一个标准间,在码头的青莲码头旅馆的一楼,装饰很少,就像所有的低成本旅馆一样。屋内简简单单的一张床,还有床脚的一张桌子,构成了今天测试的现场。
“好了,”若兰轻轻地做到床脚,“你们站在桌子对面好么?”说完,指了指桌子前面。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测试的是参与人的嗅觉。”她指了指桌上的一个瓶子,“师姐每次都要难为人,看你的咯,要分辨有多少种内含物,很简单的。”
“什么!”李志惊讶道。
一旁的李应潮苦笑着,“孩子,上一次我们要吃下一只恶心的虫子,虽然料理过了但也是巨大的挑战,这次已经很好了!”
李志张大了嘴巴,看了看叔叔,又看了看一旁微笑的若兰,他只好作罢。
“小志,你先来吧!”
“哦哦。”
李志凑到瓶口,轻轻嗅了一口,刚准备在深吸一口时,瓶子已经被若兰夺走了!
“哎,我要在闻一下,就再闻一下……”
“不行哦,”若兰笑着回答,“一下就好啦,说吧,不过公平起见,我先不会说你说的对不对,开始吧。”说罢,她看看李应潮,转而又笑盈盈地看着李志。
李志一副苦瓜子脸,肉疼道,“别啊,就闻了一下,只分辨出了橙汁、姜汁、酒精的味道……”
“那,就轮到应潮你了,可不要被小孩子比下去哦~”
李应潮的脸可以轻易的看出正抽搐着,他吸取教训,直接长吐了一口气,缓缓地吸了一口,那样子,仿佛几天没有烟抽的老烟鬼又遇到“老朋友”一般。
“呵呵,”若兰轻笑道,“咱的警官同志啊,你就不能不这么丢人么。”
李志也在一旁装出不认识他的样子。
李应潮的脸愈加铁青了,他拍了一下李志的头,看向若兰,“总是让我出丑,但这次,我闻出来的也是这三种,应该不会有其他的了。”
若兰点点头,“好啦,其实只需答出三种就可以参加晚宴咯,这三种混搭在一起的时候,变得比较难以分辨,所以,恭喜你们二位!现在就可以登上洁宝号,晚上可以享受特制的菲力牛排哦~”
李应潮的脸像小孩儿似的,瞬间多云转晴,“好的,好的,谢谢啦,亲爱的兰。”说完还挤眉弄眼的。
“滚。”若兰哭笑不得,如实回答。
“走嘞,小志子!”
“叔叔,有必要么……”
“你个混小子知道什么,你知道庄姐的料理有多棒吗,你有福了!”李应潮就这么哼着小曲,带着李志出了旅馆。

“呦,张章,怎么愁眉苦脸的,没说全吧,去不成了吧~”嘚瑟的李应潮总想谁都打击一下。
“不是没说全,”张章一脸悲愤,“我闻出了四种多了……”
“笨”
李志轻声道,“那不就只有三种了?”
“小志,我们走吧,哈哈哈……”

这是一艘足够豪华的邮轮,虽然只有2层,但设施齐全,据说在里面还有著名国际料理家——庄鑫自己整理的人工蔬菜棚。庄鑫常常在不同的地方宴请自己的好朋友,据说是为了准备料理面世的试吃。但通常情况下,菜色已经成熟,只剩下一些微调,所以每次宴会都是一次狂欢。踏上甲板,走入内舱,装潢典雅的餐厅就映入二人眼帘,船头和船尾的方向摆置了一个巨大的屏风,龙头凤尾。面向船头,右手边的比左手边高出一个台阶,两边用木雕栏杆隔开,明显右边会是上座。厅堂中央是月季状的巨大灯具,足以照亮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欢喜三中乡试,登船一番赏景,哇哈哈哈,老李,你也来了。”
李应潮听闻此生,脸上露出了惊异的表情,“我的天,你这个胖子是怎么进来的?”转而低声对李志说道,“这胖子从未通过一次测试,他也就鼻子灵,没想到他还真能进来。”然后李应潮扭头看向胖子,“邢涟,该滚哪儿滚哪儿去……”
“别介,老李,好得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也不和我抱抱……”原来这胖子就是邢警官。
“邢叔好!”
话音落罢,船身明显的抖动一下,胖子撅了撅嘴,“船也开了,我有点晕船,就不和你扯淡了,我先上去休息了,看来我是最后一个了,哼!”这几句话里,有着不满,也有着骄傲。
“这个胖子,”看着邢涟上楼了,李应潮忍不住笑了出来,“总是那么搞笑,我们也走吧!”
搞笑?为什么我没觉得……李志心里想着
“开船也不说一声!”船头的屏风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巨吼,声音不是很尖;接着便是越来越响的脚步声——那女人要出来了。
“庄姐?”李应潮收回要踏出的脚步,试探着问道,显然,他没被吓到,反而有些兴奋。
这时,一个玲珑的女人探出了头,腮上长着几点麻子,头发束成辫在脑袋后一晃一晃的,皮肤白皙,眼神中充满了疑惑,“诶,谁在叫我?哇!应潮……果然,你还是通过了这次测试啊!”这女子跳着就出来了,身上还围着围裙,显然是正在研究料理的时候被船的震动搞砸了,“这次若兰一定要出题目,里面虽然只有四种味道,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闻出来的哦!厉害嘛!”
“庄姐,”李应潮看着眼前一点也没大厨风范的女人,笑着说,“你又在挖苦我了!李志,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庄鑫,做饭很好吃哦;庄姐,这是我的侄子。”
“哇,好可爱的孩子,”李志还没来得及说话,庄鑫就狠狠地弄乱了李志的头发,“请多指教哦~”
“是的,大妈——”李志嘟着嘴,整理着头发,故意拖着长腔说道。
“调皮的孩子,跟你有一拼哦,应潮。我先去整理厨房了,帮我叫若兰下来吧,让她帮我收拾收拾。”
“哦。”看若兰走了,一脸黑的李应潮小声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谁调皮,为老不尊。”他拽着李志就上楼睡了。

晚7点

夕阳还是很美的,虽然黑暗将暂时湮没一切,但灯塔还会照着船回家;所以这会儿,应该好好看看这染成金色海洋。李志在甲板上眺望西方,这么想。

李志是最后一个走进内舱厅堂的,从门口看到所有人都在高阶的餐桌旁坐着,都是朋友,所以都聊的很开。这次通过测试的一共8人,加上操作船的3人和庄鑫、若兰,也不过13个人,在偌大的船上倒显得很少了。李志仅认识邢胖子一人,也就不想凑什么热闹,所以玩了一下午手机之后,就直接在甲板看海景了。现在看看那7人,都一副绅士淑女形象,只是这邢胖子脸色苍白,领子袖口能隐约看见汗渍;裤腿沾上了些什么东西,明显是刚吐完强撑着来到了席上。李志撇撇嘴,又裂开嘴笑了笑,列席了。
“各位,我们的晚饭就要开始了哦。这次我们的大厨做的是经典的秘制菲力,一会大家要好好的品尝哦~”
“可是,”一位身着西服的男人问道,“上一次我们品尝的应该就是这道菜;大家都知道庄小姐应该是又有新品,才会邀请我们的,怎么会重复了呢?”
若兰笑着回答:“这一次的新品可有些神秘哦,大家晚些就会知道了;对了,今天大家可以去厨房来亲自观看师姐料理,这可是不可多得机会哦……”
听到这儿,私底下几人骚动了起来。厨师们的一些功夫,特别是涉及到配方的,是很少示众的。
“估计今晚的主角是夜宵吧!”光头的男人欧阳林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一旁的一个矮胖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回答,还时不时擦着头上的汗,仿佛这里很热似的。
“买什么关子,”这时一个尖酸刻薄地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朝向靠栏杆坐着,带着眼镜的女人,她也是少数几个抽着烟的,“又是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菜单,你说是么,若兰。”之后,她冷笑着吐了口烟。
“你什么意思!”令人意外的是,打断女人的不是若兰,是坐在那女人对面的另一个女人,“你要尊重别人的创作,你总是猜忌来猜忌去,殷琼,你那记者的习性该好好地改改了!”
“庄丽,不用替你姐姐隐瞒。”说了一句,殷琼便不再搭理庄丽,“刘星,你有没有流汗,别在这儿擦来擦去的,真有够烦人。”
“是,是。”刘星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一旁的若兰仿佛没听到他们的谈话,“好了,大家准备来厨房吧!”
殷琼惊讶的看了若兰一眼,撇撇嘴,起身和大家一起去了厨房。

“哇,好厉害啊!”李应潮看到厨房内各种精致的厨具、各式各样的容器,不禁赞叹道。
厨房因为搁置在船头,因而比较小。在两侧的桌柜、灶台之间是大概能站下两人的过道。案板上还很干净,看来只是做了一下准备工作,不想让人在她做菜时打扰他。
庄鑫看所有人都来了,笑着对大家说,“若兰今天一定要让大家来厨房看看,所以我只好答应了,虽然让大家都进来了,可是一会儿还请不要打扰我哦。”
“切,有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么。”殷琼吸了口烟。
“请你闭嘴!”庄丽两目有些发狠。
“好了好了,妹妹,殷琼就是比较直接,不要在意就是了。
“今天准备的晚餐是菲力牛排。菲力不是什么特殊的人名或是地名,它只是英文的音译。在英文中,菲力是Fillet,指的是牛脊上最嫩的肉,也是最经典的烹饪原料。除此之外,牛排大致还有三种:Rib-eye肉眼牛排,牛肋上的肉,肥瘦兼有;Sirloin西冷牛排,牛外脊上的肉,含有肥油,是年轻人的最爱;T-bone T骨牛排,多在美式餐厅出现,法国料理却不青睐这种肉质粗糙的部分。好啦,大家随便看看。
“若兰,过会儿帮我请大家出去吧!一会儿你留一下。”
若兰还没动,殷琼就转身走了,丝毫没给庄鑫面子。庄鑫对着众人耸耸肩,苦笑了两声,“这中间误会还不少啊,要是我老师……”庄鑫抱着歉意看了若兰一眼,没再说下去。
“诶,”李志看到了灶台旁的案板上放了他最喜欢的椰子汁,还是他最喜欢的灌装,“我可以喝这个么?”
庄鑫的心情马上就转晴了,笑着说,“没问题,可爱的孩子!”
“别!”一旁突然地叫声吓了众人一跳。大家循着声音看去,是若兰。若兰看大家都看向她,神色有些紧张,“不是,师姐,这罐从家里带来的椰汁就只剩这么一罐了!”
“哦?”庄鑫皱了皱眉,“小志啊,看来今天不能给你了哦,我有做菜时喝椰汁的习惯,要不然就容易心情烦躁了,为了大家的胃,对不住了!”
“还有人会这样啊!”李志听了,心里好难受——“我的椰汁!”
“哈哈哈……”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也不说一声!”庄鑫的大嗓门又传了出来。
“我没注意,知道了,知道了。”这分明是若兰的声音。不过几秒,若兰就匆匆跑了出来,面色苍白。
“怎么了?”李应潮问道。
“有一种食材上船前没有买齐,忘记告诉师姐了,所以,她得重新准备菜谱了。真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吧,我这里有一副牌,不如我们一起玩德州扑克如何!”穿西服的男士名叫张木森。
“好哇!”也就这时候,邢胖子两眼放光。

8点30分
“哇,邢叔,你要跟吗?”李志一脸奸诈的看着邢胖子。
“哼,”邢胖子已经输了几盘了,但他的手里拿了一对Ace,而桌面上也有一张Ace;这时,他的迎面十分大了。“我总不会再输了,跟;开牌吧小子!我三张Ace!”音落,邢胖子就想把桌子上的筹码揽入怀中,周围的人也十分惋惜。
“我的两对啊,已经很大了啊!”
“……”
“等一下叔叔!”李志的眼神愈发的狡诈了,“我的手牌虽然只有一张红心K和一张红心J,但牌面上,我可是同花顺哦!”
邢胖子愣在那里,气哼哼的把牌甩到桌上,“嘿,你这小子,不和你玩了,你肯定出老千了;”邢胖子知道自己不占理,立刻扭转话题,“我们该开饭了吧,这么久了,庄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李应潮皱了皱眉,“的确,我们从厨房出来也就7点半,这一个小时说什么也有点长了,我们一起去厨房看看吧!”
大家都同意了。一行人走到厨房也不过一二十米的距离,很快,便到了那里。透过玻璃,在前面带路的若兰发现有些不对,庄鑫倒在了地上!
“庄姐!”若兰哀叫了一声,“你怎么了!”她迅速的打开门,准备冲入,可立刻,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
“是硫化氢!”李应潮迅速向灶台看去,煤气阀开着!“是煤气泄漏!老邢,打开上面的窗户,慢点,其他人让路,都在外面呆着!”
李应潮和邢涟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冲了进去。李应潮抱起庄鑫出去,而邢涟立刻到柜台上将小窗户打开。这时,若兰冲了进去,只留下一句“我也来!”,便上去,将煤气阀关闭,打开了煤气灶上方的小窗户。
“空气刚好对流,关上门,让他通会风,老邢!”
“好的。”邢涟还看了若兰一眼,关了门。
“人已经死了。CO让血液成桃红色也就是我们看的青紫色,庄姐显然因为煤气中毒死了。”李应潮强忍着泪,作为一名刑警,作为死亡现场人们的心理支撑是他的责任。
“姐!”庄丽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了上去,晃着庄鑫的尸体,“李应潮,我姐怎么可能死!她是一个厨师!她怎么可能没注意到熄火了呢?姐,醒醒啊,姐!”
“节哀,庄丽,高浓度的一氧化碳空气中,十几分钟人就休克了,当发现的时候,受害者的脑神经已经被麻痹,难以自救。别哭了,阿丽,来,坐这儿休息休息。”邢胖子在一旁拉着庄丽,他实在不忍心看着她那么难受。
“叫下船长,让他们准备返航,诶,主角都死了,还出海干什么。”
一旁的人,或是一脸惊诧,或是面容紧张,就连毒蛇的殷琼都没再说什么。

9点10分
“老李,船已经开始返航了。”
“嗯,我脑子有点乱,让我喘喘。”
邢胖子出奇的没有反驳,“嗯。”然后自顾自的点了根烟。
“应潮,厨房应该没事了吧,我去收拾一下,然后给大家做点饭吧。”说话的是若兰。
“你一提想起来了,我们晚饭还没吃呢,辛苦你了。”
“好……”
“你还不能去!”若兰话没说完,李志打断了她。
若兰一脸苍白的看着李志:“为什么?”
李志没回答,看向李应潮,“叔叔,邢叔所说的情况只有在用煤炭取暖或吃煤炭火锅时才会发生;平常所用的煤气中被制造商添入了少量的硫化氢或者其它的易引起人警觉的气体。相信叔叔刚才也闻到了吧,那庄鑫阿姨怎么会闻不到呢?就算发现四肢无力无法自救,喊一声总可以做到吧?我们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包括东西掉落的声音,那就表明……”
“这不是一场意外!”李应潮越听眼神越发明亮,“老邢,快,把所有人叫到大厅,若兰,既然那里是案发现场,就一定要保持原样,你就不要过去了,帮老邢把所有人叫过来,包括船长船员!”
“我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为庄姐报仇!走,我们去现场!”
“嗯!叔叔。”

9点12分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最近的海风很大,已经对流充分了。”李应潮恢复了理智的状态。
屋内的物品摆放大致整齐,案板上是切好的菜椒丝,可以看出死者的刀工很好;菜一旁是放下的菜刀。这些东西上面压着玻璃做成的锅盖,而那如新的一样的锅放在双灶台的左边,下面的开关还打开着,当然,没在最大火的位置。案板对面是冰柜,上面放着几乎空了的椰汁罐。
“诶,叔叔,你看这是什么?”只见案板上的锅盖黑了一些部分,这些零星的黑色斑点旁边明显有擦拭的痕迹。显然是有人试图清理而没有擦干净。
“应该是锅很久没用,这锅盖清理的时候没清理干净吧,庄姐也真够不小心的。我们去看看尸体吧!”为了不让人看着难受,裹上了桌布的尸体就在外面,屏风之后。
死者嘴唇发紫,身体上也有大片皮肤发青,明显是一氧化碳中毒而死。然而,死者身上没有找到任何伤口,也没有发现钝物击伤的凹痕,更没有任何淤青和捆绑的痕迹;李志瞪大了双眼,还在死者胸口的衣服上沾了些类似奶一样颜色的东西,闻了闻,应该是椰汁,死者的口中也含有椰汁,因为李应潮问到了浓浓的椰奶味。
“没什么线索啊!人应该都到齐了,我想,一个一个问一下。小志,你把他们一一叫到厨房来。”
小志刚出屏风,眼尖的邢涟就问道,“怎么样了,小志,查出点什么了么?”
“邢叔,还没有,不过叔叔让其他人一一进去做下讯问。各位,我叔叔是刑警,相信大家都知道吧,希望大家配合。”
“好!”那9人刚才在外面通过邢涟把事情捋了个清,所以也都这么回答。
“我先来吧!”光头男欧阳林自告奋勇。
“我记得你在玩扑克的时候擅自离席了几次,能说说你干了什么吗?”
“我在7点45分的时候去了趟厕所。因为肚子很疼,便在厕所蹲了大概10分钟左右。这期间,张木森应该来过小解,我还在门后和他说了会儿话,然后他就出去了。这应该是在7点52分。
“接下来,我就出去了,去了甲板透透风。我从厅堂穿过去的时候,你们都应该看见了。8点20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时间你是如何记得这么清楚的呢?”
“我在厕所的时候一直在玩手机;在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我刚好也看了下手机,其实我有些手机强迫症的。”
“嗯,了解了,你可以回去了。顺便把张木森叫来。”

不一会儿,张木森来了。还没等李应潮张嘴,张木森就开口了,标准的绅士态度,不卑不亢:“7点50多分,我去了一趟厕所,在厕所和欧阳林说了会儿话;出来的时候听见正在女厕所的殷琼正在打电话,声音还不小。当然,离桌子还是比较远的,你们听不见很自然。之后不一会儿,殷琼就回来了,她应该比我先去厕所。殷琼回来不一会儿,我看见欧阳林上甲板了。这之后,我是一直和大家呆在一起的。”
“没了?”
“没了。”
李应潮撇了撇嘴,“简直就像你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去吧殷琼叫过来吧。”

“我去了趟厕所。”
“没了?”
“没了,不都是在打牌么?”
“你在厕所干什么了?”
“在厕所能干什么,不就是呆久了点么。快点吧,一会儿可以尝尝若兰做的饭,比庄鑫做的好吃。没事儿我走了。”
“死者为大,你就不要再嘲讽了。走吧!把庄丽叫过来。”李应潮看着转身而去的殷琼若有所思。

“你不会怀疑我杀了我姐吧,我怎么可能!”
看着一脸悲愤的庄丽,李应潮于心不忍,“没有,这只是例行公事,说不定可以帮忙找出真凶呢!”
“我8点去了趟甲板,看了看海,当然看见了在船头的欧阳林;我绕了一圈之后去了船尾,和正在船尾巡视的小川还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去房间拿东西,刚好碰见了刘星。”
“那刚好,刘星帮我叫来吧!”

经过询问,刘星在8点10分的时候回去拿东西,5分钟不到就和庄丽遇到了;而船长看到了船头的欧阳林,船员小川的确和庄丽打过招呼;若兰一直呆在大厅。可通过搜寻发现,每一个厕所的隔间后都有一扇通向甲板的窗户,足够一人钻过;而通过甲板与厨房连接的窗户,又可以进入厨房。因此,看似每个人都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似乎又都可以打破似的。
看着大厅的几人,两李与老邢陷入了沉思。
“诶,拜托,饿死了,我仿佛问到了牛排的气味、烧鸡的气味,大不了来碗泡面也是好的啊!”
气味!李志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扭头问道,“邢叔,你喜欢吃杏仁么?”
“杏仁?那种一点味道都没有的东西,我才不喜欢吃呢!”
果然如此!李志心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接下来只要去验证一下!问一下,就知道答案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魔王推理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粤ICP备17127872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